« *恩典二十日~20 Days of God's Special Grace | Main | *我第一顆迷你青椒~My First Mini Green Pepper »

August 14, 2007

Comments

破布子

謝謝你們寫了這麼多東西,幫助我在回憶裡重新認識父親;也羨慕你們跟爸媽之間日浸月累的記憶,那是我人生永遠的空白。
在父親盛年的時候,我對他的印象一直是那樣彬彬有禮含蓄溫和,似乎所有的繁俗都不會讓他困惑不安,我始終隔著一段距離看他,而且常常是在檳榔路老房子的紅門前,他的到訪與離去的身影。

破布子

媽說爸年輕時常畫針筆速寫,幾年前,我曾經哄父親畫了一張簡單的風景畫,夾在本子裡,希望找的到。
是啊,也許我是最像父親的孩子,從體質到性格,永遠慢一拍的消化反應,不明所以的天真無慮,我想這是他留給我最珍貴的禮物了。

Lynes

舅公公好伟大。他是我们的骄傲,也是我们的榜样。

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.

My Photo

June 2011
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     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